主页 > 科技产品 >2013,中国舆论界遭遇血雨腥风

2013,中国舆论界遭遇血雨腥风

2013,中国舆论界遭遇过去20多年来最寒冷的冬天。英国金融时报《Financial Times》12月31日刊发徐达内的文章描述了中国舆论界在2013年遭遇的血雨腥风。

不错,2013年就是由当局在舆论界开展了一波又一波的整肃运动。整肃的对象,根据2013年年初的中宣部会议传达文件、九号文件和8.19讲话,有以下几种:1.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,只要发出与党和人民利益相违背的声音,就收回经营权;2.不允许反马列毛言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媒体上;3.坚持反党、反国家、反民族立场的所谓“新三反人员”不能继续呆在媒体,不能从事舆论宣传工作,不换立场就换人;4.加强党对媒体的管理和引导,以报道正面东西为主;5.不能让有“新三反”倾向的人在高校从事新闻人才的培养工作,等等。

在这场血雨腥风中,受创最重的媒体是被《纽约时报》称作“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自由主义报纸”《南方周末》,受打击最大的知识分子是以批判体制为己任的自由派意见领袖。

2013,中国舆论界遭遇血雨腥风
南周,“你的名字你的故事”在2013年遭“和谐”(看中国配图)

《南方周末》的厄运源于2013年新年献词《中国梦,宪政梦》,这篇广受欢迎的社论,被广东宣传部长庹震审查并删改成习近平的强国梦,故引发抗议浪潮。不少自由派人士打着“没有抗争,哪有改变”的条幅,支持南周,呼吁言论自由,南周因而遭到整肃。一年下来,元气大伤。先是换了主帅,下达删改指令者之一杨健,被任命为南方报业集团董事长。在新老总的操持下,南周在年终时对年初支持她的人发出了秋后算账的“通缉令”,令支持她的人大寒其心,在业界引来恶评。2014年新年献词“我们是南方周末,我们三十而立”已经没有了宪政的棱角。曾经“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”的南周,这一次发出无奈的感慨,“我们有时有力,有时乏力”,让很多读者失望。他们问,南周咋了?南周的脊梁何在?南周,你为何如此堕落?

其实,在过去十年中,南周曾被整肃了十多次,而南周都挺过来了。但南周的2013年宪政梦献词,在官方眼里罪名很大。据全国记协副主席任贤良说,这是“公然挑战党的新闻管理制度”。中共宣传部门对南周痛下狠手,可见其严重性,而习近平要捍卫他的意识形态阵地的强硬姿态,也昭然若揭。

不过也许我们还是不应对南周失望乃至绝望。虽然她的2014年新年献词差强人意,但如果你仔细看过南周的十七篇“我是……”的年度系列文章,你仍然会对这份报纸的坚持怀抱希望。看看这些标题,“我是医生,我以我血荐医改”、“我是律师,总有案件激发本能的正义感”、“我是检察官,我追查冤案”、“我是教授,你扶老人,我撑你”、“我是明星,青年志愿者之歌”等。这十七个人不仅表达了他们的职业本分,也表达了作为公民社会的十七颗微粒子对社会的期盼、守望和监督。

但是,即便南周在这一轮整肃中能挺过去,其他被整肃的报刊却未必如此。2013年,受到冲击的报刊还包括《炎黄春秋》、《新快报》、《新闻晚报》等。此外,中国舆论界的整肃之风也刮到了香港。香港老牌报纸《明报》首当其冲,总编刘进图被免。人们都猜,此变故可能是因为中央不满《明报》对香港新闻的处理,《苹果日报》称,香港传媒全面进入寒冬。

除了媒体,舆论界中体制批判者也受到巨大打击。从表面上看,官方对体制批判者的处理,无论是右派还是左派,都一视同仁,如不准贺卫方、李伟东、荣剑在网上乱说乱动,同时也销掉了张宏良、韩德强的微博账号,但这种处理仍然左右有别。左派的命运比右派好很多。孔庆东,张宏良、韩德强,虽然也给习近平添了不少麻烦,但仍然衣食无忧,可继续他们的教职。如北大不愿辞退左派教授孔庆东,却执意辞掉了自由派夏业良。

2014年中国舆论界的形势会怎样?可能更残酷!刘云山已经放话了,“老祖宗不能丢、大道理还要讲”。新兴媒体的官方监管将进一步收紧,传统媒体的整合势在必行。已经有媒体人预言,大陆媒体各种死法即将上演。谁死谁活,十有八九,官方说了算。

相关推荐